投资千亿的中法核燃循环项目厂址将在江苏等六省选出

2016-08-07 16:49:29

第一财经

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正处于项目前期工作阶段,厂址选择工作正按照国家核项目选址要求,在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甘肃等省份展开。

中核集团旗下中核瑞能在8月6日对外公布了上述消息。这则名为《关于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近期情况的说明》的消息称,公司注意到,近期江苏省连云港市广大网友对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十分关注。

成立于2011年的中核瑞能全称是中核瑞能科技有限公司,是核电站乏燃料再循环产业的专业化公司,负责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的选址、立项以及中法合作谈判等前期工作。中核瑞能称,从2009年开始正式启动合作的中法合作核电循环项目,是迄今为止中法两国最大的合作项目,一直得到双方政府的高度关注,具有重大政治和经济意义。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9月23日在京召开的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推介会上,国家国防科工局副局长王毅韧介绍,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投资将达到千亿量级,投资规模大、技术集成度高,人才吸引力强,带动产业发展的效益明显,是典型的高科技系统工程和高端产业项目,能够产生显著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中法合作核电循环项目参考法国阿格核循环厂,由中核集团负责建设、法国阿海法集团承担总体技术责任。项目占地3平方公里,由于国家专项基金投资,计划2020年开工建设,2030年左右建成。

随着中国核反应堆的运营年数和投产数量不断增加,反应堆“燃烧”后卸出的乏燃料数量也在水涨船高。环保部旗下媒体在2014年引用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的话称,目前大亚湾核电厂乏燃料水池已经饱和,田湾核电厂乏燃料水池接近饱和,已经建成的离堆乏燃料湿法储存设施也已贮存饱和。

中法合作核电循环项目具有三方面功能:一是每年处理国内核电站卸出燃料800吨,通过核循环提高铀资源利用率,基本满足中国核电站卸出燃料的处理需求;二是建设乏燃料离堆贮存中心,一期贮存能力为3000吨,对核电站卸出的燃料进行后期管理,让中国的核电更加安全;三是可以将高放废液玻璃固化,实现高放废物长期管理的固有安全。

资料显示,中法双方在中法核循环项目上已经签署合作文件。2007年签署了《中国核循环项目合作联合工作组的实施协议》,确定了政府间讨论合作的基本模式。2008年签署了《中国核循环合作联合工作组报告》,确定了核循环项目合作的技术路线和基本原则。2009年签署了《中国核循环项目联合声明》,确定了合作的基本模式和主要原则。2015年6月签署了《中国核循环项目意向性声明》,重申了两国政府对项目的支持。

“‘十三五’规划纲要”在核电部分明确要求“加快论证并推动大型商用后处理厂建设”。这表明“十三五”将成为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快速推进时期。中核瑞能总经理助理田宝柱曾在一次相关研讨会上表示,中国核循环产业发展的现状已经“到了举棋落子的时刻”。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3月30日,中核集团副总经理杨长利在会见江苏省连云港市市长项雪龙期间,就“考察了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拟选厂址及相关区域规划情况”,“双方对项目前期工作的共同推进情况表示满意”。

在此之前,2月2日,杨长利在广州拜会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交谈时表示,感谢广东省对核燃料产业园项目和核循环项目的大力支持。而徐少华则表示将继续支持两项目在广东开展工作。

资料显示,自2013年中核集团在江门的核燃料产业园项目下马以来,该公司一直与广东官方就核燃料产业园项目的合作保持沟通。

不过,似乎因为“连云港市广大网友对中法合作核循环项目十分关注”,中核瑞能上述8月6日的消息特别指出,江苏连云港、广东湛江只是候选厂址之一。

民众的担心,是造成江门核燃料产业园项目下马的主要原因之一。记者此前在江门就上述下马项目采访时,有民众表示,他们担心项目可能带来安全隐患。

与核电站相比,核燃料产业园项目则更加安全,因为它不涉及核裂变反应。官方资料显示,核燃料产业园项目的生产过程为化工转化、物理浓缩、粉末冶金、机械加工,原料为天然铀,产品为核电站发电核燃料组件,整个生产过程只涉及天然铀、低浓铀,不涉及裂变反应。

中法核循环项目同样不涉及核裂变反应。“核循环项目与核电站有很多不同,核循环项目的化学工艺和机械工艺都在封闭的厂房中进行,而且不可能发生任何形式的核反应。”阿海珐集团亚太区后端事业部高级副总裁葛利朗在2015年接受《中国核工业报》采访时说。

资料显示,法国阿格核循环厂多年检测的数据表明,工厂给产业园区附近的公众带来的辐射剂量为0.03毫克西弗/年,仅相当于自然辐射量的百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