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林毅夫敢于挑战西方经济学理论

2016-11-25 14:45:49

金融界网站 陈平

【本期导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历了30余年的高速发展,创造了无数奇迹,引起全世界高度关注。如今,进入新常态后,中国的GDP增速从两位数下降至一位数,似乎遇上了前所未有的发展瓶颈,中国经济发展的痛点和难点在哪里?中国经济理论和政策研究的难点和痛点又在哪里?中国还有哪些未曾意识的问题?西方传统的经济学理论能否解释中国经济现状,并推动中国经济向前发展?本期《金融街会客厅》联合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特别邀请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物理学、经济学双料专家陈平先生,听他讲解传奇的跨界学者经历。如何从物理学的视角看经济学研究?如何在学派交锋中找到中国前进的方向?

【本期嘉宾】陈平,中国经济学家、理论物理学家。北京当代经济学基金会学术委员。复旦大学新政治经济学中心高级研究员、学术委员会主任,春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员。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物理学博士,师从1977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普利高津教授,总平均成绩满分。研究范围包括宏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微观经济学,计量经济学,制度经济学,复杂经济学,政治经济学,转型与发展经济学,演化经济学,文化人类学,经济史,科学史等。

第三节 陈平:林毅夫敢于挑战西方经济学理论

金融界:您觉得中国是否已经有一些学者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关注,他们的观点都是什么?

陈平:中国学者在思想上引起西方重视的实际上很少,我可以讲几个人,科尔奈提出了软约束理论,科尔奈有两个学生,钱颖一和许成钢,他们用软约束理论做了一些工作,应该是最早承认转型经济里,中国人做的工作。

这些年有一点挑战的就是林毅夫的比较优势理论,在贸易界比较流行,但林毅夫讲前30年,中国的重工业是稀缺的,所以中国老百姓(51.93 -0.88%,买入)过的很苦,后来学了日本治国导向,经济发展很快,发挥了劳动力的优势。科斯非常赞扬中国经济,认为中国经济的发展证明了中国可以走资本主义,所以,虽然林毅夫非常替社会主义中国政府做辩护,但是西方的解读相反,你没有挑战我们,你只是证明我们对,所以林毅夫将《中国的奇迹》翻译成英文,当了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

另外,我觉得林毅夫非常不容易的是,大多数理论学者不敢在理论上挑战西方,林毅夫挑战了,说西方金融危机应该用比较优势的办法解决,应该搞马歇尔计划,把扩散的资本投到发展中国家搞基础设施,经济不就复苏了吗?这个建议有意外结果,美国政府没听进去,中国政府听进去了,中国政府大量研究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发挥他们的比较优势,所以我说林毅夫提出比较优势到新结构经济学,让发展中国家也要发展劳动密集的产业,中国的过剩产能可以转到这个地方去,应该来说在国际上有很大的影响。我要强调,任何理论创新一定要有争议才会有新意。林毅夫的理论是有争议的,所以他的影响比别人大。

同时在我看来,解释中国经济的第一人是张五常,他不是科班出身,通过投资观察发现,中国的县级政府非常活跃,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不是西方认为的大政府或者民间私有企业看不见的手,而是地方政府。非常可惜的是,他自己认为他的观察突破了亚当.斯密的贡献,我也认为有可能,但他没有展开。我认为张五常的理论是非常有潜力的,在国内小有影响,但是在国际上我认为是没有影响的,因为他不拿英文写。

第二个理论和张五常的观点近似,就是现在复旦大学的史正富,他观察到一个现象,中国地方政府协助企业家投资做的工作超过美国政府,所以他提出来一个概念三维经济,中国经济按照原来的平面无法解释,第三维是什么呢?就是张五常讲的地方政府,除此以外,他认为中国的地方政府完全不是像西方那样的公共财政,就是这边收税,那边支出,中国的地方政府都变成了投资银行家,但目的不是自己赚钱,而是创造就业,改变经济结构。这点我认为如果发展,在世界上的影响应该超过凯恩斯。

金融界:您怎么看中国现在的经济学发展?还有哪些可以创新的地方?

陈平:中国现在的经济学大部分都是象牙塔里出来的,自己什么都没干过,就往上套,怎么可能创新呢?所以我觉得中国经济学必须改革培养方式,不能在学校里面读教条,而要调查工厂、农村,然后再回来说理论对还是不对。

一位很有名的美国社会学家写过,漫长的21世纪,所有西方大国的衰亡都是以金融过渡化、组合实业造成的,而现在中国很大一批人在呼吁,中国下一步应该做产业输出,应该发展高端服务业,也就是金融,实际上要走西方失败的路,所以我觉得研讨这个问题,是对中国30年改革道路的洗礼,对判断未来的方向有好处。

更多访谈实录全文详见《金融街会客厅》首席说第182期 陈平:我大概否定了13个诺贝尔经济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