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越:宣布加征关税后市场表现为何有所变化?

2019-05-13 10:59:24 金融界网站 殷越

投资要点

宣布加征关税后,市场表现为何有所变化

此次经贸问题超预期再度升温,市场同样迅速做出了反应,周一沪指大幅跳空低开后一路下行,沪指周跌幅4.52%。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5月10日,据商务部官网消息,美方已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而市场对此的反应为v型反弹,当日收盘沪指涨幅3.1%,深成指和创业板指涨幅均超过4%。市场为何会先跌后涨?

(一)谈判并没有破裂

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当地时间5月10日在华盛顿结束。相关负责人在磋商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双方进行了比较好的沟通与合作,谈判并没有破裂,双方经贸团队商定,将很快在北京见面,继续进行沟通,推动磋商。

回顾2018年中美经贸问题的进程,我们将其主要分为四个阶段:(1)第一阶段:从年初至6月中旬,中美进行多轮磋商谈判,但最终并未取得实质性的成果,仍以互征关税而告终;(2)第二阶段:从6月中旬至10月底,中美磋商谈判处于停滞状态,中美经贸问题继续升级;(3)第三阶段:11月至2019年5月初,经贸问题出现缓和迹象,有望达成协议;(4)第四阶段:2019年5月初,中美经贸问题再度紧张,双方谈判将继续。

去年6月中旬至十月底,中美磋商处于停滞状态,而这一阶段中美经贸问题持续升级,期间美方多次宣称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发布关税清单,中国也予以反击。此阶段A股震荡下行,沪指创出2449点年内低点。

11月之后,中美经贸问题出现缓和迹象,尤其是在12月初G20峰会,中美元首会晤达成重要共识,双方同意停止相互加征新的关税,将重新通过谈判来解决分歧和争端。中美经贸问题缓和这一外部因素对于提振资本市场信心起到重要作用,自2018年12月底以来,A股和美股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上涨。

中美经贸问题将会是一个长期问题,较难在短期内解决,资本市场也正在逐步适应这一节奏,事件性影响更偏向于短期而非长期。后续只要中美之间保持磋商,经贸问题仍然存在缓和的可能。

(二)基本面有所改善,经济存在向好预期

去年市场经历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中美经贸问题对A股的风险偏好以及估值形成的打压,更多是来自外部环境的压制。而根本原因仍在于内部,去杠杆对经济形成了一定的下行压力,市场对盈利的预期较悲观对A股形成压制。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政策利好持续释放,去年7月份货币政策及金融监管出现一定放松,9月下旬基建补短板进一步落实,10月下旬纾解股权质押等稳市场政策出台,减税降费政策持续推进,几次政治局会议也释放出了维稳经济的信号,在政策发力下,我们看到一季度经济各方面数据均明显好于预期,经济下行势头得到一定程度遏制,这对于稳定市场信心起到重要作用。

(三)现阶段股市的主要矛盾在内部并非外部

在中美经贸问题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点之前,A股已经进入了一轮调整,现阶段股市的主要矛盾在内部并非外部。调整主要源于市场对于前期估值修复太快,后续的基本面是否能够持续得到确认存在一定担忧。一季度,市场的上涨主要来自政策宽松和风险偏好上升带来的估值修复。进入二季度,市场的焦点矛盾已转向经济复苏,有更好业绩支撑的板块和个股将会进一步演进。

大势研判:基本面确认叠加外围扰动增加,短期股指调整仍将演绎

以5月10日收盘价计算,沪指较年内高点3288点已回撤10.62%,虽然调整幅度较大,但经历时间尚短,短期股指调整仍将演绎,叠加短期存在外部扰动因素,当前市场更多体现了一种谨慎的操作情绪。

目前市场已经告别了一季度依靠政策宽松和风险偏好提升带动估值上涨的阶段,进入了基本面确认与外围扰动增加的调整阶段,这一阶段很可能会贯穿整个二季度,其典型特点或将是波动大、分化严重。

其一,外围扰动增加全球的不确定性,A股波动自然加大;其二,前期估值的上涨主要依靠预期改善,如今则进入到基本面确认时期,只有业绩得到验证,并且估值依然合理的板块,才更容易抗跌而获得较好的相对收益。

从微观角度看,上市公司已经纷纷披露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整体来看,上市公司业绩仍较弱,但最悲观的时刻已经过去。具体来看,一季度整体业绩仍承压。受经济下行及商誉大幅减值双重拖累,2018年全部A股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9%,比前三季度增速大幅下滑超12个百分点。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9.4%有所回升,主要受到金融业利润走高的带动。剔除金融股的2018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5.4%,比前三季度增速大幅下降近22个百分点,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3%。目前经济的先行指标(社融、PMI等)均已出现拐点,预计业绩在二季度或三季度将回升,上市公司业绩的提升有助于行情进一步演进。从具体板块业绩来看,食品饮料、建筑材料持续保持高景气;通信、军工、非银、计算机一季度业绩高增。

基本面仍需确认叠加外围扰动增加,短期股指仍面临一定调整,此阶段重要的还是要保持本心,配置上重点关注防御板块:

(1)金融:估值低,业绩拐点。大部分金融股的估值依然偏低,是少有的价值洼地;券商和保险将受益于资本市场的回暖,今年业绩有望从底部大幅回升;一季度社融大增后,银行业绩也可能超预期。

(2)食品和医药:一季报食品和医药的业绩相对稳定,有较好的防守属性。

(3)科技类结构性机会。科创板仍在加速推进,计算机、电子和通信等科技板块有望出现结构性机会。

(4)政策扶持型,如央企国企改革(中字头、军工等)、区域建设型(粤港澳大湾区、雄安新区、上海自贸区等)。

风险提示:政策不达预期,经济下行超预期,外围环境大幅恶化

以下为正文部分

本周(5月6日至5月10日)由于中美经贸问题出现了一些变化,市场出现较大幅度下挫,虽然周五市场出现一定反弹,但从沪指的周表现来看仍然下跌4.52%,收于2939.21点。全部申万一级板块均出现下跌,跌幅较少的是国防军工、家用电器、纺织服装,而非银金融、通信、钢铁等板块则相对较弱。

一、宣布加征关税后,市场表现为何有所变化

本周资本市场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波动,全球避险情绪升温,主要因素是在于中美经贸问题出现了一些变化。

中美经贸问题始于2018年,2018年3月8日,美宣布对钢铁和铝制品分别加征关税拉开了中美经贸问题的序幕,经贸问题的反复在当时打击了投资者信心,加重了资本市场的避险情绪,这也成为影响2018年中国股市表现欠佳的原因之一。

此次经贸问题超预期再度升温,市场同样迅速做出了反应,周一沪指大幅跳空低开后一路下行,沪指周跌幅4.52%。但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5月10日,据商务部官网消息,美方已将2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关税从10%上调至25%,而市场对此的反应为v型反弹,当日收盘沪指涨幅3.1%,深成指和创业板指涨幅均超过4%。市场为何会先跌后涨?

(一)谈判并没有破裂

第十一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当地时间5月10日在华盛顿结束。相关负责人在磋商后接受采访时表示,双方进行了比较好的沟通与合作,谈判并没有破裂,中方对磋商未来审慎乐观。他同时透露,双方经贸团队商定,将很快在北京见面,继续进行沟通,推动磋商。

回顾2018年中美经贸问题的进程,我们将其主要分为四个阶段:

(1)第一阶段:从年初至6月中旬,中美进行多轮磋商谈判,但最终并未取得实质性的成果,仍以互征关税而告终。

(2)第二阶段:从6月中旬至10月底,中美磋商谈判处于停滞状态,中美经贸问题继续升级。

(3)第三阶段:11月至2019年5月初,经贸问题出现缓和迹象,有望达成协议。

(4)第四阶段:2019年5月初,中美经贸问题再度紧张,双方谈判仍将继续。

通过回顾,我们看到自6月中旬至十月底,中美磋商处于停滞状态,而这一阶段中美经贸问题持续升级,期间美方多次宣称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并发布关税清单,中国也予以反击。在此阶段A股震荡下行,沪指创出2449点年内低点。

11月之后,中美经贸问题出现缓和迹象,尤其是在12月初G20峰会,中美元首会晤达成重要共识,双方同意停止相互加征新的关税,将重新通过谈判来解决分歧和争端。中美经贸问题缓和这一外部因素对于提振资本市场信心起到重要作用,自2018年12月底以来,A股和美股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上涨。

我们认为中美经贸问题将会是一个长期问题,较难在短期内得以解决,对于资本市场而言,也正在逐步适应这一节奏,事件性影响更偏向于短期影响而非长期。后续只要中美之间保持磋商,经贸问题仍然存在缓和的可能。

(二)基本面有所改善,经济存在向好预期

去年市场经历了较大幅度的调整,中美经贸问题对A股的风险偏好以及估值形成的打压,更多是来自外部环境的压制。而根本原因仍在于内部,去杠杆对经济形成了一定的下行压力,市场对盈利的预期一度较为悲观,对A股形成极大压制。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政策利好持续释放,去年7月份货币政策及金融监管出现一定放松,9月下旬基建补短板进一步落实,10月下旬纾解股权质押等稳市场政策出台,减税降费政策持续推进,几次政治局会议也释放出了维稳经济的信号,在政策发力下,我们看到一季度经济各方面数据均明显好于预期,经济下行势头得到一定程度遏制,这对于稳定市场信心起到重要作用。

(三)现阶段股市的主要矛盾在内部并非外部

在中美经贸问题再度成为市场关注点之前,A股已经进入了一轮调整,现阶段股市的主要矛盾在内部并非外部。调整主要源于市场对于前期估值修复太快,后续的基本面是否能够持续得到确认存在一定担忧。一季度,市场的上涨主要来自政策宽松和风险偏好上升带来的估值修复。进入二季度,市场的焦点矛盾已经转向了经济复苏上,有更好业绩支撑的板块和个股将会进一步演进。

二、大势判断:基本面确认叠加外围扰动增加,短期股指调整仍将演绎

以5月10日收盘价计算,沪指较年内高点3288点已回撤10.62%,虽然调整幅度较大,但经历时间尚短,短期股指调整仍将演绎,叠加短期存在外部扰动因素,当前市场更多体现了一种谨慎的操作情绪。

从市场自身来看,目前市场已经告别了一季度依靠政策宽松和风险偏好提升带动估值上涨的阶段,进入了基本面确认与外围扰动增加的调整阶段,这一阶段很可能会贯穿整个二季度,其典型特点或将是波动大、分化严重。

其一,由于外围扰动增加,全球的不确定会增加,A股的情绪也会被放大,波动自然加大;

其二,前期估值的上涨主要依靠预期改善,如今则进入到基本面确认时期,只有业绩得到验证,并且估值依然合理的板块,才更容易抗跌而获得较好的相对收益。

从微观角度看,上市公司已经纷纷披露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一季报。整体来看,上市公司业绩仍较弱,但最悲观的时刻已经过去。具体来看,一季度整体业绩仍承压。2018年全部A股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9%,比前三季度增速大幅下滑超12个百分点,受到经济下行以及商誉大幅减值的双重拖累。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9.4%,已经有所回升,主要受到金融业利润走高的带动.。剔除金融股的2018年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5.4%,比前三季度增速大幅下降近22个百分点,一季度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3%。目前经济的先行指标(社融、PMI等)均已出现拐点,根据以往的规律,我们预计上市公司业绩在二季度或三季度将回升,上市公司业绩的提升有助于行情进一步演进。

从具体板块业绩来看,食品饮料、建筑材料持续保持高景气;通信、军工、非银、计算机一季度业绩高增。食品饮料2018年归母净利润增长26.2%,一季度增长23.2%,非常稳定;建筑材料2018年归母净利润增长61.5%,一季度延续41.7%的高增长。从短期业绩高增长来看,2019年一季度通信、军工、非银和计算机排名靠前,归母净利润分别增长1092%,72.4%,71.3%和64.5%。

基本面仍需确认叠加外围扰动增加,短期股指仍面临一定调整,此阶段重要的还是要保持本心,配置上我们重点关注防御板块:

(1)金融:估值低,业绩拐点。一方面,大部分金融股的估值依然偏低,是少有的价值洼地;另一方面,券商和保险将受益于资本市场的回暖,今年业绩有望从底部大幅回升;一季度社融大增后,银行业绩也可能超预期。

(2)食品和医药:业绩较好。从一季报的情况看,食品和医药板块的业绩相对稳定,在市场调整过程中具有较好的防守属性。

(3)科技类结构性机会。科创板仍在加速推进,计算机、电子和通信等科技板块有望出现结构性机会。

(4)政策扶持型,如央企国企改革(中字头、军工等)、区域建设型(粤港澳大湾区、雄安新区、上海自贸区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