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旭光电积极回复 万字释疑年报问询函

2019-05-22 21:25:43 金融界网站

金融界网站讯 5月22日晚,东旭光电对日前交易所下发的年报问询函相关问题行了积极、正面、详实的回复。通过万字详细回复,东旭光电不仅澄清了一段时间来市场中对企业的质疑与担忧,更是坚定地为投资者清晰的展示了一家大型高科技公司的战略意图与经营细节。

5月15日晚间,东旭光电(SZ.000413)收到深交所发来的针对其2018年年报的事后审核问询函,问询函共针对东旭光电具体业务及财务状况等方面提出15个问题。

受近期康得新、康美药业等多家公司出现债务违约及风险事故影响,东旭光电也受到了投资者及舆论的关注。受避险情绪影响,截止5月22日收盘,东旭光电股票相较一周前的5月13日收盘价已下跌13.13%,总市值缩水约36.45亿元。

瞬时,所有的疑虑随着东旭光电万字回复的到来而烟消云散。在回复中,东旭光电就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几个问题进行了深入解析,较好地正面回应了市场对公司的质疑。这家曾打破液晶玻璃基板国际垄断,摘取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让中国百姓看上2000元电视的行业龙头股“王者归来”,通过对公司现有的业务分析,详细地向投资者展示了企业的资金状况,经营状况,不仅消除了大家对企业是否存在流动性风险的担忧,同时也对公司未来的战略发展进行了详细的描述。

存贷双高不等于流动性风险 更不等于问题公司

这是当下媒体传播最热门的词,也是投资者最关心的问题,近期随着康得新和康美药业的风险爆雷,存在着“存贷双高”财务现象的公司一个个瞬间成为风口浪尖上的话题焦点,而东旭光电也成为了备受投资者和媒体关注的公司之一。

但事实上:“存贷双高”是一个很客观的财务指标、财务现象,“存贷双高”本身不代表洪水猛兽,谈而色变,并不能直接将具有“存贷双高”的公司与问题公司划等号。去年市场环境受到流动性紧缩及去杠杆的影响,很多投资者担心的实际是存贷双高这一现象背后,上市公司可能存在的存款真实性以及流动性偿付风险,给企业经营带来实质性障碍这一严重后果。沪深交易所今年在下发的年报问询函中,对两市大多数企业的资金状况都提出了关注,年报问询函是交易所日常监管的常态化管理方式,同时也体现着监管层重视风险防范的监管思路,但并不代表着收到问询函的企业都是存在问题的公司。

事实上,市场中千亿资产规模的大型集团以及著名的白马股企业,由于行业属性、盈利模式,资金占用周期等因素,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存贷双高”的财务现象。

以2018年数据为例,保利地产兖州煤业苏宁易购万科A中国建筑等A股著名千亿级企业去年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1134.3亿、327.2亿、480亿、1884.2亿、3175.0亿;债务融资额分别为:2179.5亿、565.1亿、278亿、1781.3亿、3431.6亿;均呈现大存大贷特征。

东旭光电在本次回复函中详细列出了公司存贷款资金的构成情况: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约198.07亿元。其中历次融资募集资金余额约84亿元,该部分资金具有明确、固定用途,均用于投向历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非募集资金余额为114亿元(含使用受限的货币资金约49亿元)。另外,扣除具有指定用途的历次募集资金及使用受限的货币资金后,可由公司自由支配的货币资金余额为65.20亿元。

同时,公司2016年到2018年资产负债率为52.29%、53.11%、53.95%,平均资金成本约为5.23%,处于行业较好水平。公司明确表示,除已披露的约49亿元受限资金外,货币资金不存在其他限制性安排,公司不存在控股股东或其他关联方联合或共管账户或其他协议约定等情形。

在股权融资和债权融资相结合的情况下,受上述资金的有利支持,东旭光电自2016年到2018年连续三年业绩增长较快,近三年营业收入分别的76.31亿元,172.77亿元,282.1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01亿元,17.3亿元,21.64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分别为7.42亿元,12.53亿元、3.88亿元,每股收益分别为0.28元,0.32元,0.38元。公司对资金的使用效益良好。

东旭光电方面表示,公司所从事的光电显示产业属于技术、资金高度密集型的行业,技术壁垒高、资金需求大、投资回收期长,为了确保与国际寡头持续竞争,公司除了通过股权融资外,还需要通过有息负债取得公司持续研发、运营所必需的资金。产业的特性决定了东旭光电等产业链主要公司普遍存在资金需求量大、负债高的特点。

因此,结合上述公司资金现状、有息负债现状及资金使用计划,考虑公司已取得的银行授信、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资产负债率以及与同行业的比较等因素,公司在货币资金余额较高的情况下,维持有息负债并承担相应财务费用是必要、合理的。

曾记得某媒体举过的一个例子:“有一天,你乘坐在一辆新能源汽车上,车上的车载屏幕正在播放你喜欢的节目,新能源车的电池使用的是石墨烯动力电池技术……”在这个场景中,汽车、车载显示屏、石墨烯动力电池,均与东旭光电有关。

一个简单的场景描述勾勒出东旭光电产业肖像,也道出了东旭光电产业背后布局的核心和野心。

正如东旭光电在2018年报中所陈述的,东旭光电是集显示材料和高端装备制造及系统集成、石墨烯产业化应用和新能源汽车研发及制造为一体的智能高端制造服务商,公司产业板块具有极好的产业协同性,在液晶玻璃基板和石墨烯新材料等领域已具有较为成熟的技术储备,科研实力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其中作为国内玻璃基板的龙头企业,品质已经全面达到国际同类产品先进水平,市场占有率国内第一、全球第四。

除了产业协同技术创新,东旭光电作为民营企业,在当前的贸易战紧张升级态势下,公司和京东方等国内面板企业共同确保了国家光电显示产业的安全,同时也为企业的产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科技基础与行业地位。

资料显示,2018年,东旭光电“光电显示用高均匀超净面玻璃基板关键技术与设备开发及产业化”、“高强超薄浮法铝硅酸盐屏幕保护玻璃规模化生产成套技术与应用开发”等两项技术项目分别获得2018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二等奖,引领我国CRT玻壳向液晶玻璃基板产业技术进步和转型升级,结束了我国玻璃基板完全依赖进口的历史,对推动我国TFT-LCD显示产业成为全球第一做出了重大贡献,带动终端显示产品大幅降价,“为面板企业节约成本超2000亿元”。

公司表示:基于智能高端制造高资金投入、高技术壁垒的产业特点以及东旭光电较快的发展速度决定了东旭光电较大的资金需求量。据了解,东旭光电仅玻璃基板一种产品的年产量就达千万片,并需要进行成套装备的生产经营。在现有市场不断扩大的同时,车载显示方面玻璃基板的需求也在放量爆发。此外,随着OLED的快速发展,公司需以大量的研发以及日常投入来尽快全面布局新产品,因此玻璃基板和装备制造的资金需持续加码。

同时,新能源汽车、建筑安装、电子通讯行业也将在现有收入规模上实现持续增长,因此需要增加一定的流动资金占用。尤其是新能源汽车等业务具有前期垫资、资金回收周期相对较长的特点,占用的流动资金额较大。公司还存在较大规模的生产线项目建设,随着这些生产线项目的分阶段完工投产,也需要投入一定的流动资金。

此外,研发投入及产线技术改造也产生大量资金需求。东旭光电的产品技术先进性代表中国光电显示民族品牌的质量水准。因此公司每年都会开展大量研发项目,并且对产线进行技术升级改造。公司预计,2019年研发投入及产线技术改造资金投入不低于10亿元。

公司表示:近年来,公司资金使用效益良好,为股东和投资者创造了切切实实地企业价值。

因此东旭光电认为,负债经营是东旭光电实现企业创新发展、确保国家产业安全的必要途径之一,公司不必过于关注是否存在“存贷双高”的单一问题,而是要切实保障在经营过程中的“经营性现金流与流动性风险的合理匹配问题。”防范出现兑付危机、大额不良等问题给企业发展带来掣肘。

募投项目进展受制于行业特性及项目现状

东旭光电募投项目进展未及预期也是本次问询函问题中,受到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本次回复函中结合公司所处的行业情况及募投情况实际现状做了很详细的阐述。

东旭光电所处行业属于电子信息类领域,显示技术尤其是显示材料的发展更新较快,终端消费电子技术快速迭代日新月异。对大规模大资金的产线投资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的审慎性进度把控是东旭光电经营团队多年来对经营风险控制极为看重的一点。

东旭光电近年来共进行了三次募投,前两次是与光电显示材料主业有关,第三次是与新能源汽车产业有关。

就前两次的光电显示材料产业来讲,近年来中国的光电显示产业经历了大踏步的前进与发展。业内人士流行这么一个段子:液晶显示技术由美国人最早发明,但是由日本人和韩国人发展壮大,但最终由中国人后来者居上收割了市场。完全可以想象中国人从突破技术垄断掌握核心技术到成功开拓市场,经历一个怎样的技术快速迭代的历程。

光电显示材料产业是一个资金与技术密集型产业,其中玻璃基板由于是液晶面板上游核心部件,是整个面板产业中最重要的元件,因此产线投入价值不菲。在产线开工建设前择机通过技术更新提高产品性能对提升未来产品销量和利润收入影响巨大。

然而,技术更新需要关键技术攻坚和细节不断完善,耗时耗力。东旭光电在募集资金后投入建设时,日新月异的技术发展使原本计划建造的产线随时面临技术方案、工艺流程的改进及完善,这导致产线建设进度很容易受到影响,出现延迟,也较为符合产业特征与要求。

根据东旭光电的回复,前两次募投项目延期一次是因为公司根据市场变化对第5代TFT-LCD用材料滤光片产线进行工艺改善,一次是面临OLED屏需求的爆发式增长,根据客户产品需求做出进一步调整,都出于抢占技术最前沿,提高资金利用效率考虑。

而第三次募投项目延期是基于工程进展遇到客观条件困难,且项目购置设备大多为非标设备,使整体实施进度受到影响,符合行业特征和实际情况。

面对利润诱惑盲目快速上马,蜂拥而入,曾在一段历史时期是中国式产业投资的反面教材,而东旭光电就理性得多,这也使其能够较好地提高资金利用效率,也奠定了近几年产业的快速发展基础。

2018年年报显示,东旭光电显示材料主业营收47.16亿元,接近50亿大关,同比增长39.31%,其中具有高技术含量的G8.5高世代玻璃基板自制成品销售收入同比大幅增长252.62%;新能源汽车业务则稳步增长,全年业绩贡献42.58亿元,营收同比增长69.39%,这都为东旭光电整体业绩提升提供了强力支撑。

收购公司商誉未减值 依据公司目前经营布局

商誉也是近期投资者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本次深交所问询函也对东旭光电前期并购标的华西南充、明朔科技和三宝创新的商誉减值问题提出了问询。

针对华西南充的问题,回复函中指出,东旭光电于2017年收购上海申龙,公司顺利进入客车以及新能源汽车领域,为加快产业基地布局,抢占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迈入新能源汽车企业一流梯队,东旭决定通过并购方式提升产能,收购主要生产客车、特种专用车的华西南充,该公司具有6-9米传统客车(含教练客车)改装车资质(300批、297批、296批、292批公告)、9字头半挂车资质(303批公告)、5字头厢式运输车(298批次公告),目前共拥用9个产品公告。这些资质正是公司进入新的汽车领域所急需的,也是能够尽快进入这些市场的便捷手段。

因此可以看出东旭光电“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它背后隐藏的资质从而引发的一连串产业布局,这也是它整个核心产业链不可或缺的一块,因为交易的定价问题自然也让人能体会其中的缘由。

明朔科技和三宝创新均是东旭光电通过并购强势进军战略新兴产业的成功案例,战略新兴产业普遍存在前期盈利暂时不及预期的问题,但技术水准是根本决定这些企业未来发展的决定性因素。在发展预期没有受到动摇的情况下,商誉减值也就无从谈起。

明朔科技和三宝创新在各自所处的产业领域均是领先企业。明朔科技2018年收入增长不及预期主要是因为EMC合同能源管理的拖累。EMC的特点即是公司产品销售后,前期作为投资,后期根据节约的电费分成来确认收入,一般期限均在十年左右,而且公司产品多用于市政建设,主要客户均为地方市政部门。

明朔科技2018年发展亮点颇多,无论产品技术和市场开拓方面都可圈可点。单单明朔科技自主研发的明星产品——石墨烯“超极灯”销量就持续维持高速增长。其中“超极灯”系列产品之一石墨烯智联路灯已覆盖全国28个省级区域的超过200个城市,累计安装超20万盏,并以每年超过50%的速度增长。

三宝创新在机器人室内定位导航、行走避障技术、轮毂设计制造等领域稳居行业内第一,所生产的机器人产品在活动范围、路径引导能力、行走速度、避障应急反应、原点返回精确度、平衡性和稳定性等方面的指标数据大幅领先同行业平均水平。

三宝创新机器人产品目前以其明显技术优势成功在海关、税务、教育、警务等多个场景下实现了应用,并有巨大潜力在全国范围铺开市场。但2018年由于原生产厂房搬迁、前期研发投入较大,新的产品尚未产生效益等因素,销售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上述公司在东旭光电的营收、利润占比均较小,利润涨跌对公司整体业绩影响很小。但东旭光电前瞻性看待产业发展,看重这些公司的技术、团队、研发实力、资质、行业地位等因素,坚守产业发展方向,立志成为战略新兴产业投资的最终赢家。

由此可见,东旭光电的发展历程重在“坚守”。在创业初期,在国际巨头打压之下,坚守自主创新,奠定了液晶玻璃基板龙头的基础,并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产业价值;在前几年金融投资潮中坚守实业发展;在近几年资本市场财务质疑声中坚守自身产业发展节奏。

公司资金使用状况良好 战略布局清晰坚定

最后,东旭光电也在回复函中也表示:自2016年到2018年连续三年业绩增长较快,近三年营业收入分别的76.31亿元,172.77亿元,282.1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3.01亿元,17.3亿元,21.64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净流量分别为7.42亿元,12.53亿元、3.88亿元,每股收益分别为0.28元,0.32元,0.38元。公司对资金的使用效益良好,经营状况稳健有序。

公司将坚定地围绕高端智能制造这一核心产业,以打造中国大型先进智能制造企业为目标,抓住产业结构调整的历史机遇,不忘“实业报国”初心,牢记“技术强国”使命,加强尖端显示材料、石墨烯应用研发等国产化替代重要领域的核心技术攻关,力求为中国制造迈向中国创造贡献更多力量。

质疑声中砥砺前行,也许,现在的东旭光电需要的是时间需要的是等待,需要投资者冷静客观的读懂它,方可体会到科技企业携产业规模与科技含量共同发展,未来所带来的巨大增长潜力与爆发力。

推荐阅读: